石膏线模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膏线模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罗杰斯我对未来的中国充满信心-【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08:53:51 阅读: 来源:石膏线模具厂家

特约记者 刘彦

在欧债危机持续蔓延的2012年6月夏季,中国有多热?

被股神巴菲特称为“把握大势无人能及”的华尔街著名投资家吉姆?罗杰斯,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举行了一个多小时后,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喝了一口加了冰的可乐,并脱掉西装,站在记者们面前。他笑着说,“中国太热了”。

这时,他的西裤背带上,印着的K线图露了出来。

吉姆?罗杰斯,1973年与投资家索罗斯合作创立量子基金,并于1980年与索罗斯分手之后,一边投资各国股市,一边骑着摩托环游世界。这位致力于通过分析性方法来看透世界、从而不放过任何一丝价值投资机会的70岁的投资家,身着粉色的衬衫,打着标志性的浅蓝色领结,看上去生机勃勃,一如他描绘出的未来中国:

“风水轮流转。19世纪属于英国,20世纪是美国人的。现在,轮到中国人了。21世纪属于中国。”

从1986年他第一次骑着摩托车来到中国福建开始,他已经数不清多少次踏上中国这块他眼中的投资热土了。上个世纪90年代,他曾观察到,中国服务员快速殷勤的脚步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活力,这样一个14亿人的国家创造力的总爆发,所带来的前景是不可估量的。2007年圣诞节前夕,罗杰斯在纽约出版了他预测中国未来的《中国牛市》(ABullinChina)一书,在当年位于纽约公园大道200号的鲍德斯书店举办的新书签售演讲中,罗杰斯曾用相似的口吻说:“2007年的北京如同1907年的伦敦。”

在一个多变而混乱的世界中,人们缺乏的不是对眼乱缭乱的现象的感知,也不是鸡零狗碎的关于世界图景的拼凑,而是从复杂现象中窥见大趋势的能力。

而这,正是罗杰斯能够成为罗杰斯的看家本领之一。从一开始,罗杰斯就不同于一般的股市预测专家。反众道而行,检视事实和机会,不随乌合之众心理起舞,是罗杰斯一以贯之的原则。他把那种在股市中从众的人们,称之为“群羊心理”,当群羊起舞时,就是他逆势飞翔时。

在写给女儿的12封信的第一封,他一再强调:“在生命中,总会有某个时刻需要你下非常重要的决定-关于你的工作、家庭、生活,关于住在哪里,关于怎么投资你的金钱。这时会有很多人愿意提供你忠告,但是记住这句话:你的生活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对于中国的未来,他也坚信自己的判断。

在北京6月的新闻发布会上,罗杰斯喝着可乐提神,兴致勃勃地回答记者的提问,殷勤地与每一个人合影,交换名片,不厌其烦地给每个人的书上签字。已经70岁的人,站着回答问题,火爆的问题和幽默的答案不时迎来阵阵笑声,精力旺盛得像个30岁的年轻人。

会后,罗杰斯接受了本报特约记者刘彦的专访。

“我并没有说中国的经济会硬着陆”

时代周报:众所周知,你唱红中国许多年。你曾经说,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又拥有很高的储蓄率,这样的国家不可能不发展。但是,这些现象很多人都能看得到,尤其是你的很多同行。是什么偶然的因素或者故事打动了你,在1999年左右的时候让你毅然决然地投资中国?

吉姆罗杰斯:的确,我在中国驾车旅行已经有三四次了。我通过实地的走访,看到了中国的人民是多么努力地辛勤地工作,以及这个国家的发展的情况。而且,我还看到了,这里的人们都雄心勃勃。他们这样的一种经历、这样一种驱动力,当然也是建立在之前好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发展历史过程中所积累起来的。

我之前对中国的了解,首先源于1986年,我头一次在中国驾车走访—骑着我的摩托车,在中国福建省。而后1988年,我又再次骑着我的摩托车,从上海一直骑到了巴基斯坦还有其他地方。因此我看到了这样一种繁荣的景象,就是人们蓬勃的精力和十足的干劲。但在之前的四十年,我一直听到了关于中国的一种说法:这是一个落后的国家。结果等到我来到中国之后发现,之前所听到的都是些道听途说,没有一个是对的。在1999年,也是我又一次来中国旅行、并且决定投资中国市场的那年,实际上我是从哈萨克斯坦到上海的,我再次看到了中国的现况—显而易见,它将成为21世纪最伟大的国家,因此我就决定投资中国市场了。

时代周报:你曾说,中国现在就像20世纪30年代整个世界的中心由欧洲转向美国一样,现在整个世界的中心也转向了亚洲尤其是中国。但是中国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发展,长期靠政府投资支撑,中国在2009年曾经加大投资,如今又开始放开很多领域的政府投资。出口量在下滑,消费却并不是明显增长的。这种模式是可以持续的吗?

吉姆罗杰斯:你可以看到在19世纪,在美国有15次经济衰退和非常糟糕的内战,当时也并没有人权可讲,在美国也没有法治的建设,甚至在大街上都会出现枪杀的情况,可是在20世纪美国还是成长起来,成为全世界最成功的国家之一。

一如美国在过去所发生的那样,中国也会有问题。我不知道这样的问题会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因素而爆发,但我觉得每一个国家在崛起的同时,都会伴有问题的。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公司、每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伴有自己的问题。即便我不知道是什么问题、在什么时候、为什么会发生。但我可以确信,21世纪中国会成为最伟大的国家。

时代周报:最近人民币与日元可以直接兑换了,相比美元,你更看好人民币还是美元?人民币如果有希望成为取代美元的货币,还需要多少年?

吉姆罗杰斯:人民币现在其实还不是可以自由兑换的。所以两者基本还不在同场竞技的状态下。即便有一天,人民币能够自由兑换的话,接下来还要花很长的时间。因为人们在一个国际平台上不知道你这个币种怎样的,他也不太信任你,不知道用你这个货币怎么来做交易。这样的信任的建立还是要花很长时间的。当年美元取代英镑就花了将近几十年的时间,所以人民币即便是在可自由兑换之后,想要取代美元还要花很长时间。

时代周报:你去年曾说,唱衰中国是错误的,并认为市场盘整是正常的。中国经济也会硬着陆,但并不会像欧洲一样,你作出这一中短期判断的最重要的理由是什么?

吉姆罗杰斯:其实我并没有说中国的经济会硬着陆,我是指中国经济的某些组成部分可能会硬着陆。比如说炒房的这些人他们可能会破产。还有一些在跟西方做交易的人,在接下来的两三年内,我觉得也会有一个下降。比如说,沃尔玛超市,一个西方很大的超市连锁店,如果你手里握有他们的产品的话,那恐怕在接下来你就会—当然不一定非得是硬着陆,但是肯定会着陆了。即便是炒房这块破了之后,但是中国还有污水治理、环境整治这样的行业。所以,中国有些人可能会经历硬着陆,有些人有可能会软着陆,甚至有人会因此飞黄腾达。

时代周报:中国再过30年,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吉姆罗杰斯:2042年的中国?无疑她将会更富裕。你将会见到在中国的农村会有更多繁荣的景象,会有更多的消费,整个经济会变得更为开放,而且这个因特网也会越来越向世界开放,当然,媒体亦然。我更期望,在现在,全世界有越来越多战争的时候,中国不会有战争。我认为美国将来将会参与到越来越多的战争中,这会削弱美国的经济,如果中国能够摆脱战争、不涉入战争的话,那么,30年之后,毫无疑问,中国将会成为全世界最成功、最富裕的国家。

时代周报:但是也有人认为,中国由于未来的能源紧张,所以中国陷入麻烦的可能性会比美国更大。请问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吉姆罗杰斯:美国其实也有能源短缺的问题,而中国的能源储备要比美国多得多。另外,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你,美国会在未来30年里有更多的战争,当然这很不幸。我也是因此希望中国能够不陷入战争。其实如果你仔细翻看中国历史,你会发现它对外的战争并不是很多,但有很多内战。因此我特别希望中国在将来不要陷入与外国的战争。而美国历史很长时间以来其实都是战争的历史,几乎恨不得每年都打一场战争。而且美国现在原材料短缺,现在已经几近枯竭了,他们又没有做好什么准备来应对这种资源短缺的现状。当然,中国固然存在一定程度上资源短缺的情况,但是正在采取很多的措施。比如采油钻井平台、煤矿等。如果只说可能性的话,我认为美国是比中国更有陷入战争的可能性的。

“现在我已经没有欧元区产品了”

时代周报:你认为欧元区会解体吗?对于手里持有欧元的投资者来说,现在要做一些什么样的准备?

吉姆罗杰斯:现在我已经没有欧元区产品了。几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前我手头还有。很多欧洲国家深陷债务泥潭,不管他们接下来做什么事情,不管他们说什么样的谎言,他们都是没有办法轻易跳出来的。我觉得,2013年、2014年欧洲的问题可能会愈演愈烈。但是如果通过一个新的手段或者是新的形势,欧元可以存活下来的话,那它将会成为一个更加强壮的一种货币,它将会成为一个和美元可以媲美的货币,而且实际上现在的确特别需要一种另外的货币。但是我不知道欧元这回能不能成功。

我认为,解决方案之一是,应该让希腊的银行破产。的确,银行接下来会损失很多钱,投资者也会损失,但既然投资就应该输得起,犯了一个投资错误的话,也应该为自己买单。如果我发生投资选择方面的错误,我觉得可以接受这种惩罚。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德国的纳税人,硬要辛辛苦苦把他们的钱交给希腊,让希腊人坐在海滩上喝着啤酒。接下来两三年,的确会经历一个非常痛苦的期间,但是世界的发展一直是这样的。在挺过去之后,希腊会变得更为强壮,欧美也会变得更为强壮。但实际的操作,可能不会是按照我刚才的方式做,因为我们的政客,往往希望有一个所谓简单的方式来处理问题。

时代周报:各国都在印钞票,全球经济会不会面临一场大的流动性过剩危机?和上世纪的大萧条相比的话,我们需要多长的时间才会走出衰退?

吉姆罗杰斯:一个国家如果印了特别多的钞票的话,那遇到的后果肯定是通胀。当下我们所印钞票的量,比历史上之前任何一个印钞票的量都要大。所以,更宽松的货币政策的确会带来更多的通胀。此时此刻,我会选择黄金和白银。我来看看我的裤兜里还有什么。如果这时候我们要喝咖啡的话,我也会建议大家拿点糖,因为我觉得所有的这些食品资产的价格将来都会上涨的,你们买点糖也是可以的。

其实我是特别建议政客们多读一些历史,读一些经济学,但是他们往往不这么做,总是希望找到一个比较简单、容易的做法。但是我想告诉大家,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也不知道到底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够走出现阶段的经济困境,各国政客们一直在错误的泥潭里面一犯再犯,的确,这跟上世纪30年代的箫条来说错误是不一样的,但是还是错误。因此我觉得,现在困境还是没有结束。

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就出现了经济问题,在22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在过去22年它一直犯有不同的错误,现在的股市已经降了80%。所以,只要执拗的各国政客们还一直在犯错误的话,我觉得这个局面就不会扭转过来。

时代周报:中国政府最近又要放松信贷了,你怎么看?

吉姆罗杰斯:中国政府在过去30年所做的工作,比世界上任何其他一个政府做的都要出色,所以对这样一个政府我恐怕不能够说很多的事情,除了说他们做的工作好这一点以外。我们看到现在中国在降低储备金率,降息、燃料价格降低等,的确有一系列动作。若依我来看,其实大可不必着急,当然政府考虑问题不会像我一样。目前,全球都存在流动性过剩和通胀问题,中国实际上的通胀问题,比其他地方还更大了一点。如果换作是我,我会等到流动性泡沫完全暴露之后,才开始一系列的工作。但是话又说出来,我又不是中国人,所以,我在讲这样的话的时候,不会感受到他们接下来可能会感受到的痛苦。但是我觉得,有的时候短期的痛苦可能对长期是好的。

时代周报:你一直看多黄金,但黄金最近的价格下跌了。你认为未来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会是一个什么趋势?

吉姆罗杰斯:其实我是拥有黄金。过去11年黄金年年涨,我不知道在世界上,在我们投资产品的历史里面,有哪些的其他产品能连涨11年不降的。所以现在它的下降,与油价的下跌一样,是一个好事情。价格需要矫正。我觉得黄金接下来,还会继续处在一个矫正的过程中。当然,我是希望它能够继续矫正,向下矫正,这样我就会继续买入。

但是,在接下来的十年中,我觉得黄金的价格肯定还会有更高的、高得多的涨幅。我并不是一个短期买进卖出很好的投资手,我所希望看到的这个涨幅态势就是比较平缓的,而且一直是上扬的。所以现在我是有黄金和白银,如果接下来两者价格都下降的话,我会买入更多。

中国的期货市场已经发展了20年左右,但是可交易的产品还不像西方的期货市场那样多。投资者需要更多的选择方案,更大的灵活性,更多可以参与的领域。我觉得股指期货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它能够帮助大家做对冲,可以帮助大家做空,然后可以在持续不太好的时候保护投资者。所以我觉得推出股市期货,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讲是一个好东西。

时代周报:在长期的投资生涯中,你怎么遵循进场和出场原则?在管理基金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退场止损机制?

吉姆罗杰斯:在市场时机的掌握方面,其实我是一个糟糕的投资手,恐怕我是世界上最差的那样一个投资者,因为我的确不太做短期的交易。有的时候我能很早地就测到一些走势,或者是觉得有些事情在发生,然后这个时候往往会自己提醒一下自己说,我的等等,但是后来一行动,还是行动得过早了。所以我想告诉大家,其实我往往是行动得过早的,我在市场的时机把握上面其实并不是很在行。

如果非要说我取得成功的话,其实是因为,我在买产品的时候发现有些产品比较便宜,然后就买了,接下来我会持有很多年。我不是一个短期的交易商,比如说中国的股票,我最开始是从1999年开始买,现在我当时买的所有的股票我还都有呢。另外,我1998年开始进入大宗商品综合市场,现在我还是拥有这些股票,所以我这些产品往往手里握着都是很多年,其实我不太了解,我也不太在乎短期之内价格的上下涨幅。有些人对于短期的上下涨幅可能是非常在行,但是在这个短期涨幅方面其实我并不是一个行家—这就是我所谓的成功,如果人们视我为成功的话。

时代周报:给投资者一点投资建议?

吉姆罗杰斯:每个人都希望我给出这样的建议,其实我很不想说投资建议。我在长期的投资生涯里面所学到的,是首先观察政府的作为,然后找到一些可以投资的机会和空间。现在中国政府花了大价钱来治理环境、清洁水资源等,所以我觉得投资者也应该看准这几个领域。如果政府在这些领域有很多投资的话,接下来这样的领域里边肯定会有人能够赚大钱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仔细看一下中国的“十二五”计划,看一下政府在哪些行业里面要投大资,这样你或许也能够抓住一些机会。

其实,我不太关心当下,我主要想看未来。

时代周报:你怎么看待中国现在的私募基金项目?中国的私募现在热得不得了。

吉姆罗杰斯:我对中国未来的这个世纪是非常乐观的,我的儿女也都说中文,而且我也把全家都搬到亚洲了。在中国有非常好的机遇存在,但是最终还是取决于管理者怎么管理。私募在中国很火。但是如果投资者要跟着这些所谓的“热门”走的话,那接下来的几年往往就会证明它是个错误。我总是选择别人不走的路。

赚钱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换取自由

时代周报:你生活中对待金钱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吉姆罗杰斯:其实我对钱的使用没那么多用途。对我来讲,我什么样的衣服都可以穿。我不想太复杂。说我没有手表,也没有项链、耳钉。我对钱的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换取自由。接下来,如果我有足够的钱的话,想做什么就都可以了。对于有一些我不太喜欢的人,我也不会假装对他很好。所以有了足够的钱之后,接下来我就无忧无虑了。并且我也没有什么需要钱用的地方,我也不买游艇。

时代周报:你写给你女儿的一封信中说,“你的生活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中国现在有很多渴望取得成功的年轻人。但是,要知道人们并非常常是理性的,尤其是年轻的时候。那么,该怎样做选择?失败了?不停的失败?还是怎样?

吉姆罗杰斯:对于这个问题,我真的是不太清楚。你会发现,在人类历史上,天下父母想寻找这个答案已经找寻了上千年、上万年,没有人能够获取到最确切、最完美的答案。有的孩子需要外界的很多引导,有的孩子可能更需要的,是自我成长的空间,抑或是犯错之后的学习。这还是取决于孩子自身。

时代周报:对你来说,旅行是为了看到更美更广的世界,还是为了看这个世界更清楚,从而更好地投资?

吉姆罗杰斯:我的旅程意义在于探险世界、认知世界、观察世界,但不是投资。当然,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好的机会,我还是会把握住的,但我的初衷,是探险。

时代周报:你2007年把家从纽约搬到了新加坡,这是一个很大的决定。卖房子意味着彻底的告别。除了女儿乐乐学习中文更便利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吗?

吉姆罗杰斯:我的孩子学中文,而我也希望他们能够了解亚洲。很多时候,我的一些朋友曾告诉我,因为父母是德国人,就一直和孩子说德语。但到了一定时间段以后,孩子就不愿意说德语了。因为孩子的朋友、玩伴都是说的英文。所以我认为,要找到一个地方,使孩子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去到一个说中文的环境,她没有其他选择,就只能学中文了。当时也考虑到中国,但中国污染太严重了,最后定下了新加坡。

时代周报:你怎么看中国现在大多数家长将孩子送出国外读书的决定?

吉姆罗杰斯:其实上大学到另外的一个地方是挺好的。譬如说你住在北京,然后去了香港,就相当于去英国了嘛,因为是英式的环境。读大学的时候去一个离家远的地方,是一个好的事情;如果你去一个非常非常远的地方上大学,这是个极端好的事情。

时代周报:你为什么不建议孩子们去商学院?

吉姆罗杰斯:在商学院,也许他们可能会对财会等内容有所了解,但如果你真的想要学财会的话,你自己也可以学的。我觉得自己这么做是更好的,不一定要到学校里面去听教授空谈理论知识,甚至是接受错误的信息。有那个听课的时间和金钱,不如省下时间和钱去实践,失败了也正常,但可以积累在大学里学不到的更多的经验教训。在去美国学习和自己创业这两个选择之间,我没有太多的偏好。孩子们也可以先去美国读书,然后回来创业也没问题。如果再加一个选择,我会首先否决商学院。

时代周报:中国现在有很多年轻的创业者,但失败的概率很高。你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吉姆罗杰斯:那就去做啊,然后失败吧。失败会赐予你很多。很多成功的故事都是之前失败好几次才成功的。

DP接头代理商

无纺布法医尸检服环氧乙烷灭菌一次性使用安

碧霞元君佛像

蓝纳芯染料回收厂家

玻璃纤维棒大棚用